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 最后一公里

生鲜电商在百团大战时期也曾经火爆过,最后雷声大雨点小,渐…


2019-03-15  分类: 最后一公里

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80后的张旭豪卖掉了饿了么,胡玮炜卖掉了摩拜,成为80后新晋富豪。90后戴威拒绝被掌控,他和ofo今天已四面楚歌但仍在坚持。多年以后,他们会如何看待今天的选择?过去一周,四面楚歌的戴威不仅被媒体轮番报道,还收到了人生第一份“限制消费令”。90后的戴威“在痛苦和绝望中坚持”的同时,他曾经的老对手、90后眼中的“胡阿姨”——胡玮炜却在12月23日正式卸任摩拜CEO,不仅无债一身轻,还因卖掉摩拜套现巨额财富。

胡玮炜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,自己“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”,她的离开背后没有“宫斗”,没有不和,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;最后她感谢了很多人,也感谢自己。这意味着,在被美团点评收购8个月后,摩拜的创始人胡玮炜正式离场——此前,在美团正式收购摩拜25天之后,原CEO王晓峰就选择了离开。所有的手续已在心照不宣中完成交接:11月27日,摩拜单车的运营主体——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发生股东变更,摩拜创始人胡玮炜、投资人李斌、前CEO王晓峰等退出,美团创始人王兴成大股东,持有北京摩拜科技95%的股份,另外5%股份由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穆荣均持有。如果你还记得同样在今年4月初发生的另一起巨头收购案——饿了么以95亿美元被阿里巴巴集团全资收购后,毫无悬念地,创始团队同样在几个月时间里按部就班地淡出了饿了么。在10月12日饿了么与口碑合并后新成立的公司中,作风强硬著称的创始人张旭豪已经了无踪影。被巨头收购后,摩拜、饿了么也没能改写创始团队出局的惯例。

而不愿被别人掌控方向的戴威最终也可能以ofo死掉的方式失去它。12月7日,坊间曾流出一份胡玮炜写给戴威的信件。这封名为《玮炜致戴威的一封信:那些花开》的信件虽然最后被官方证伪,却道出了年轻创始人们心底的无限唏嘘。张旭豪、胡玮炜、戴威,三人都曾攀上众人难及的高峰,但他们最终却做出了不同的选择:两个80后已经成功套现离场,只剩下戴威一个90后孤独坚守,负债累累,还要“跪着活下去”。1“一点小小的改变”当下的张旭豪或许更能够体会戴威的心境——饿了么同样是他大学在读阶段萌生并落地实施的创业想法。2008年的一天,上海交大在读研究生张旭豪和同学因为深夜打电话订不到餐,而决定自己开发一个网络订餐系统。

项目启动时,只有张旭豪和他的同学康嘉,两个人包揽了从市场调研到送餐所有的活儿。图片来源:东方IC当时,张旭豪的出发点非常简单,他说:只是想让这个世界发生一点小小的改变。但最终他一点一滴把外卖这件小事做成了“了不起的大事”。张旭豪做饿了么是非常投入的。为了创业,他和康嘉选择休学一年。即便如此,饿了么仍旧差点中途夭折,两人还曾试图做煤炭生意“为饿了么另谋出路”,后来发现操作难度更大才重新回来做外卖。

相较于张旭豪创业只是为了解决深夜“肚子饿”的出发点,戴威的起步无疑更具使命感。2013年,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本科毕业的戴威,跟随团中央支教团奔赴青海大通县东峡镇,在那里他做了一年数学老师,同年创立了支教团西部愿望教育促进会。东峡镇地处偏远,往返小镇与县城的山路崎岖,每一次路程都令人疲惫不堪,一辆山地车变成解决交通问题的“钥匙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