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 最后一公里

腹愁者联盟创始人刘小冬告诉网络,“今年9月初,我们获得领…


2019-06-11  分类: 最后一公里

nn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我们只能在Web端上跟踪快递运送信息,了解快递大致的到达时间,后来这一过程逐渐app化,用户可以通过移动设备来检测快递的运送情况,但最后依旧没有过多主导权,只能等快递员在一个不知你是否会在家的时间将快递送上门,或是等着接收短信出门到派送点领取快递。nn如果用户对快递流程的信息感知更前置、更可控,快递员和收件人之间信息沟通前置,最后一公里的效率是否可以得到提升?顺丰速运就第一个了吃螃蟹——通过在新版本的app中加入一键转寄、服务店代收的自提快递功能,顺丰想改变旧有的收派件快递模式。nn一般来说,从物流货品到达本地起,顺丰需要经历四个环节将快递送达用户手中,即——顺丰取件、运送、派件、用户签收。

在app化之前,顺丰的快递员只能在第三个环节(即派件)和用户取得联系,而用户一旦无法按时取货,货品就只能停放到顺丰的服务点,由用户自取或者次日再次派送,因而拖慢整体派送效率。但将整体过程移植至app上以后,顺丰可在第一环节(即取件)后便通知用户快递可能何时到达用户指定的派送地址,若不能按时领取则转寄到附近的顺丰合作门店,有空时自行领取。nnnn作为此次app的最大亮点,顺丰为一键转寄、服务点代收功能铺设超过10000家的自营网点和外部合作点,外部合作方包括连锁(如711)、个体店、学校、物业资源等,并可让用户基于LBS查询、定位到附近的合作点,完成线上到线下的信息对接。而要整合这些零散的线下资源,顺丰目前想出的建立合作关系的方式是主动加盟和上门邀请,分成则以服务费和计提方式合作。nn除了提升收货效率外,顺丰还在app中实现设有两道增强用户信任机制的功能,一是增加了快递员的头像推送,让用户提前知道将和自己联系的快递员的基本信息。

二是地址代码加密,如下图所示,将一个具体的地址“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新洲十一街”转换为诸如“SF020807653514”这样唯一的地址代码,不必填写详细地址,只有通过app才能知道具体的收件地址。nnnn顺丰速运这款app从3.0版本起由“顺丰速运通”改名为“顺丰速运”,iOS3.0版本于7月16日上线,Android版于7月30日上线。nn点此去网络+查看快递相关的项目。湖畔花园的最新秘密:阿里钉钉智能硬件团队。九月末的杭州,满城桂花飘香。

西湖区文一西路176号的一处民宅里灯火通明,深夜的微凉,丝毫没有影响里面激烈讨论的人们。产品经理樱木和商务拓展由芝在一个问题上争执不,内容是关于产品量产的时间问题。 小区名字叫湖畔花园,这里没有湖,也不是花园。房子就是普通的三室一厅老式公寓房,里面却挤进了30多人。客厅和卧室已经放满桌椅,连不到3平米的阳台上也坐了四个人。

夜已深,屋里人们围在一款硬件设备前面,目光依然矍铄。由芝入职第一天,先去阿里巴巴西溪园区报到,觉得办公条件很不错;下午她到了钉钉在龙章大厦的办公地,感觉条件也还凑合;而等她推开湖畔花园寓所的门,她倒吸了一口凉气,条件之简陋,以为自己进入了一个传销窝点。让由芝倒吸凉气的还不止于此。她加入的是钉钉的硬件团队,团队在此闭关开发的是一款硬件产品,从研发到上市的周期不到同类产品的一半,根本就像是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。产品经理海君的感受则不同,作为已经在阿里巴巴工作7、8年的“老阿里”。

于他来说,这里就是“创业圣地”,是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地方。湖畔花园,马云当年在此开创出阿里巴巴;14年前,26个人在此封闭秘密开发,淘宝网随后一飞冲天;4年前,菜鸟孵化成功,让中国人物流最后一公里无忧;3年前,同样是秘密团队入驻,8个月后,钉钉横空出世;现在,钉钉硬件团队已经在此闭关近一年。 (图:钉钉员工在湖畔花园工作场景)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人们眼中,钉钉是一款专注于工作沟通协同的软件,钉钉做硬件,像是“越界”。而在钉钉CEO陈航(花名无招)眼中,没有“越界”这一说。“我们解决的是客户痛点,不论是硬件还是软件,只要是共创过程中客户所需要的,就是我们愿意提供的。

”无招口中的“共创”是指产品的所有功能设计都来源于客户需求,而不是自己臆想。“共创”是钉钉深入骨髓的特色,钉钉产品本身就诞生于和客户的一次共创之中。